读书这件细水长流的事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李静  时间:2019-05-15 【字体:

小时候很喜欢读书,从最初的故事会、读者,到武侠小说、悬疑小说,再到散文、诗歌,看的多而杂,好像是读透了,却在长大后一丢丢也记不起来了。现在想来,真是佩服年少的自己,当时哪来那么多的耐心,一页页读下去。

我读的第一本小说是《高玉宝》,那本泛黄压满褶皱的书,至今仍能清晰的记起。它的到来取决于一场“战争”: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,我和姐姐打了起来。个头矮小的我注定要吃亏,又憋气又委屈的嚎啕大哭。在众人教育、劝解无用后,我妈说:“领她出去转转,别在一起闹了。”我爸牵着我的手,拽我走了出去。漫无目的的溜达中,就走到了当时县里仅有的一家“新华书店”。我爸把我带进去,他坐在门口凳子上,让我自己看。

我穿梭在高高的书架里,闻着那散发着墨香的书,左翻又翻,不知道拿哪本好。在书店晃荡了有一个多小时,才选好了两本书,一本是《十万个为什么》,另一本就是《高玉宝》。前者是想送给姐姐示好,后者是被封面那倔强的小孩吸引了。于是乎,这场矛盾在两本书中顺利和解了。

后来只要我们一吵闹, 我爷爷或者我爸爸就会带我出去买本书。有一段时间,我甚至故意惹恼姐姐,再兴高采烈地跑出去。那会儿书店里的书着实不便宜,但可能因为是买书,父母也没有说什么,还是满足了我那些小小的愿望。

书越来越多,散落在四处。我妈嫌乱,我爸便在我们的小屋里,用木头隔了一个六层的书架。我把书整整齐齐的摆放好,心里的满足感油然而生。书架比我还高出许多,拿上边的书时还要踩个小板凳。就在这一拿一放中,我和那一本本薄薄厚厚的书成了好朋友。

那时候的自己,可能在很多时候还不理解书里的一些词句,但却能在懵懂中感受到书的魅力,像在喧嚣的尘世给自己找了一个栖息之地,没有触摸到灵魂,却总徘徊在幼小的心灵深处。

伏尔泰曾说过:读书使人心明眼亮。成年人的世界本更应该做到这点,许多人却在长大后,书读的少了。我也同样渐渐少了小时候那执着的精神,和强大的耐心,虽然书还在看,却也是越看越少。而且看过的书,大多只能记一两个月,就感觉忘得差不多了,不知道是因为年纪越长,记性越差,还是因为心里装的事情多了,把书里的东西挤得没了位置。

前两天回到十四局房桥公司玉田项目部,和同事探讨起读书写作的事。我们从小就都听过古人说的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找了这么多年,才发现书里是真的有,只是我们不知道何时才能看通透。早就步入成年人世界的我们,看书好像成了一种奢侈,总是有千百个理由看不完一本书。现在想来,其实不管你看过的书还能不能记住,只要还有看下去的兴致就是极好的。

我们在书里读一种心情,一种感悟,一种见地。读的多了,自然而然会渗透到骨子里;自然而然会多了一颗文艺的心;自然而然会不太随波逐流,不太趋炎附势;自然而然看花是诗,看草也是诗。甚至于倚窗读书,秉烛聆雨,感春悲秋,临风叹月,写下那些永远不能面世的,却承载着无数心事的文字,也会觉得格外温暖。

读书,本就是一件细水长流的事,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坚持下去,别在岁月的悠长里,辜负了年少读书时,那颗一往情深的心。